大紅門《中醫藥學》233老鼠刺

一個真正中醫,就是苦行僧,不是中醫學院出來的研究生,博士生。他必須童年開始步入荊棘叢生一條彎彎曲曲的路。既要有良好的家傳,又必須有三個以上傳授的師承。從采藥,炙藥,診病,出方都要一個人完成。而現在開方的不采藥,采藥的不會看病。我敢說,按照傳統正規的中醫現在的中國已經寥若晨星了!

有一位中醫學院畢業的醫生這樣說過自己的經歷;

記得一次,和幾個中醫學院的外系同窗討論中醫中藥,我說:“誰,可以告訴我,中醫到底治好過什麼病?給我一個具體的病名!”整個宿舍裡一片沉默。

當時舍裡有八個人,兩個針灸推拿系的,一個中藥學專業的,一個是中西醫結合專業的,兩個是中醫專業的,另外兩個是中醫骨傷專業的。

中醫到底能治什麼病?樣樣能的樣子,其實是樣樣不能呀!

對於中醫是不是有療效,最有發言權的人,就是我們這些在中醫學院花費了五年青春的中醫學子。我們的內心的苦苦掙扎,我們臨床上發現自己所熱愛的中醫是如此的無能……我們才是最有發言權的。

我過去是一個鐵杆中醫:我熱愛內經、傷寒,我狂背湯頭,我狂背針灸歌訣——我曾那樣醉心于中醫的古籍之中。但是,接觸了西醫,其條理的清晰性,療效的可重複性,其對病認識的完整理論體系,才讓我發現——我的青春,被中醫學院耽誤了!!!

第五年我苦學西醫,眼界開闊了不少,畢業時考上了一所很有名的醫學院的研究生,而同班四十多人,除了五個考上研的(其中四個考本校中醫專業),其他沒有一個進入醫院從事臨床。

其實,大家何嘗不想從事臨床,可是捫心自問:誰又有臨床的本事呢?臨床的東西,中醫學院根本沒有教呀!一個對臨床上無所知、或者是極少知的中醫學生,本質上連一個西醫中專生都不如!

畢業那天,大家都喝了許多。許多人打回原藉去農村了,許多人出去跑藥了,剩下的不想走,說還要考研,要考中醫學院的研究生……

研究生畢業後,我終於轉了西醫,每天都疲憊而開心地活著。偶而,會在手術室裡對他們說:我是中醫學院畢業的。他們個個臉上都露著驚訝的表情。我接著說:呵呵,我現在改行,我現在是西醫了。

語氣淡淡的,內心卻是沉重的。畢竟,我曾經年青,我曾經把我的青春耗在了這個專業上。說不愛,是違心的。但是正如我愛那路邊的野百合,它雖然好看,卻不能熬成一鍋湯,讓我果腹。紅番茄和野百合一樣好看,卻更有用,能實實在在的為我熬一鍋湯……

在我的內心中,有兩朵花:一朵,是野百合,一朵是番茄花。同樣的美麗。曾經,我想把那朵野百合摘走,但是我伸出去的手,半路上因為番茄同樣的美和更好的果腹作用,而轉了過來。現在,采著番茄花,我的內心是高興的,儘管偶而會想起那朵野百合……  還是讓它去自生自滅吧,關我何事?畢竟,它不能果腹。雖樣得美,但是,那種美,實際上,是虛幻的。

希望引起大家重視與思考,1現代院校教育出來的中醫沒有實戰能力幾乎都是廢物2他們的無知言行與片面武斷的謬論必會害人害己。3要學真正的傳統中醫勇於實踐,放棄嘴把式掌握真把式。據我所知以前那些民間的土醫很多都能簡方治大病,這些學生是有眼無珠狗屁不通,可恨又可憐。

以上觀點我的人生之路有一個感悟,中醫不是學院培養出來的怪物,而是從自然中磨礪出來的巨匠。

今天,介紹中藥的名字是~~老鼠刺

別稱:刺楸子、三尖角刺、相枕刺、雀不站

性味

味苦,性寒。

歸經

歸肺經。a

功效 :清肺止咳,利咽,明目。

主治 :肺熱咳嗽,咯血,咽喉腫痛,翳膜遮睛。

驗方:

1、治肺熱咳嗽:老鼠刺30g,石棗子15g,一朵雲15g。水煎服。(《四川中藥志》1982年)

2、治咯血:老鼠刺30g,仙鶴草30g,藕節12g。水煎服。(《四川中藥志》1982年)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15-30g。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