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遊學之旅

二月初八、初九(耶暦32425日),徐某和禮儀班的部分學員到潮州遊學參習。

潮州,於隋開皇十年(耶暦590年)設州,因地臨南海,取『潮水往復之意』,故名潮州。古代,中國的文化重心一直在北方。唐憲宗元和十四年(耶暦819),韓文公(韓愈)因上書〖諫迎佛骨表〗而被貶到潮州。韓文公曾國國子監博士,他到潮州後,就開啟了潮州的文運之風。以至宋代時潮州被譽為『海濱鄒魯』。本次遊學,主要是為瞻仰韓文公遺跡而來。


牌坊街

乘著清晨的高鐵,我們於午時來到了潮州著名的牌坊街。據黃梅岑先生〖潮州牌坊紀略〗載:牌坊,傳說可上溯唐宋,初以木建,形似烏凹肚門。古時提倡倫理道德,把城鄉間於節義、功德、科第突出成就者,將其嘉德懿行,書貼坊上旌表,稱為表閭,故牌坊也具紀念作用。到明時改用石砌,加疊層樓,飾以花紋,二柱一門或四柱三門,唯嘉靖時建多柱多門長牌坊

看這些牌坊,就知道這裡明代是人文興盛,人才輩出的地方。

入住小院,靜憩舒適,感謝潮州漢服同袍南箏義務來給我們做導遊,並送每人鮮花一朵。

午餐,品嚐一下潮州地道的特色菜。

本來行程中有重要的海陽學宮,無奈此時正在大修,謝絕進入。我們只好在外遙拜後離去。

許駙馬府

這裡是許附馬府。許駙馬府為北宋宋英宗皇帝之女德安公主之駙馬許玨的府第。該府第始建于宋英宗治平年間。歷代屢有維修,但至今仍較好地保留了始建年代的平面佈局及特色。

學員們在駙馬府內參觀學習

既然是駙馬,一定文采燦然,才會被皇帝招為女婿。也必傳下尊道重學的家風。

跟大家探討古代建築。

廣濟橋

廣濟橋,俗稱湘子橋,橫跨韓江,聯結東西兩岸,為古代廣東通向閩浙交通要津,是潮州八景之一。廣濟橋集梁橋、浮橋、拱橋於一體,是我國古橋的孤例,以其十八梭船二十四洲的獨特風格與趙州橋、洛陽橋、盧溝橋並稱中國四大古橋。被著名橋樑專家茅以升譽為世界上最早的啟閉式橋樑。該橋始建於南宋乾道七年(耶暦1171),明朝嘉靖九年(耶暦1530)形成十八梭船廿四洲的格局。

這裡是舊城墻上廣濟樓,樓外就是廣濟橋。

鐵牛,就是鐵鑄的牛。古人治河或建橋,往往鑄鐵為牛狀,置於堤下或橋堍,用以鎮水。如果遇到洪水,將船或人用鐵鏈與鐵牛綁在一起,是最安全的救災方式。

東坡有詩誰能如鐵牛,橫身負黃河。

登 橋

這不僅僅是一座橋,簡直就是一個園林。


這是浮橋部分。


廣濟橋上風大,是漢服拍照的好地方。


廣濟橋下,就是韓江,之所以稱韓江,是因為韓文公當年在潮州時,境內湫水中有鱷魚為害

初,愈至潮陽,既視其事,詢吏民疾苦,皆曰『郡西湫水有鱷魚,卵而化,長數丈,食民畜產將盡,以是民貧。』居數日,愈往視之,令判官秦濟炮一豚一羊,投之湫水。

――〖舊唐書卷一百六十列傳第一百一十

鱷魚把附近百姓的牲口都吃光了。於是韓文公在元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烹豬羊祭鱷魚,並寫〖鱷魚文〗投入湫水,勸戒鱷魚搬遷。不久,湫水西遷六十里,潮州境內永遠消除了鱷魚之患。潮人感激韓公,因此將湫水更名的韓江。

夜晚,觀賞廣濟橋燈光秀。

圖左側的韓山上,也明光著燈光。

廣濟樓夜景

夜晚休息,準備第二天,去本次遊學的重點―――韓文公祠。


韓文公祠

韓愈,字退之河南河陽(今河南省孟州市)人。自稱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昌黎先生。謚號為『文』,故稱韓文公。唐宋八大家之首。古文運動倡導者,著名教育家,其〖師說〗成為後世教育家必讀的文章。還是位重要的思想家。在宋儒眼中,孔、孟之下,便是韓愈。他在儒學式微,釋、道盛行之際,力辟佛、老,致力於復興儒學,取得重大成功。他所宣導的古文運動,其實就是復興儒學的重要手段。

大門外,是著名的〖師說〗名句,個人認為,此句雖膾炙人口,但不如蘇東坡評價韓文公的『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更能代表韓文公。


在大門外留影,特地穿朱子深衣來拜謁。


進入院內,兩側有歷代留下的碑


應階而上,入主祠門


主祠殿內

闢佛累千言雪冷藍關從此儒風開海嶠

到官纔八月潮平鱷渚於今香火遍瀛州

原道開理學淵源吏部文章長昭日月

闢佛作中流砥柱孤臣羈旅獨占江山

禮拜韓文公


韓文公祠內有許多歷代留下的碑,像這樣的碑有許多。



最著名的是蘇東坡所撰『潮州韓文公廟碑記』,原碑早已遺失,清人有翻刻。碑文如下

潮州韓文公廟碑記

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是皆有以參天地之化,關盛衰之運。其生也有自來,其逝也有所為。故自嶽降,傅說為列星,古今所傳,不可誣也。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是氣也,寓於尋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間。卒然遇之,則王、公失其貴,晉、楚失其富,失其智,失其勇,失其辨。是孰使之然哉?其必有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隨死而亡者矣!故在天為星辰,在地為河嶽,幽則為鬼神,而明則複為人。此理之常,無足怪者。

自東漢以來,道喪文弊,異端並起。歷唐貞、觀開元之盛,輔以而不能救。獨韓文公起布衣,談笑而麾之,天下靡然從公,複歸於正,蓋三百年於此矣。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此豈非參天地、關盛衰,浩然而獨存者乎?

蓋嘗論天人之辨:以謂人無所不至,惟天不容偽。智可以欺王公,不可以欺豚魚;力可以得天下,不可以得匹夫匹婦之心。故公之精誠,能開衡山之雲,而不能回憲宗之惑;能馴鱷魚之暴,而不能弭皇甫鎛李逢吉之謗;能信於南海之民,廟食百世,而不能使其身一日安於朝廷之上:蓋公之所能者天也,其所不能者人也。

始潮人未知學,公命進士趙德為之師,自是潮之士,皆篤于文行,延及齊民,至於今,號稱易治。信乎孔子之言: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潮人之事公也,飲食必祭,水旱疾疫,凡有求必禱焉。而廟在刺史公堂之後,民以出入為艱。前太守欲請諸朝作新廟,不果。元祐五年,朝散郎王君滌來守是邦,凡所以養士治民者,一以公為師,民既悅服,則出令曰:願新公廟者,聽。民歡趨之,卜地於州城之南七里,期年而廟成。

或曰:公去國萬里而謫於潮,不能一歲而歸,沒而有知,其不眷戀於潮也審矣!曰:不然。公之神在天下者,如水之在地中,無所往而不在也。而潮人獨信之深,思之至,焄蒿悽愴,若或見之。譬如鑿井得泉,而曰水專在是,豈理也哉!

元豐元年,詔封公昌黎伯,故榜曰:『昌黎伯韓文公之廟』。潮人請書其事于石,因作詩以遺之,使歌以祀公。其辭曰:

公昔騎龍白雲鄉,手抉雲漢分天章,天孫為織雲錦裳。飄然乘風來帝旁,下與濁世掃秕糠。西游咸池略扶桑,草木衣被昭回光追逐參翱翔,汗流走且僵。滅沒倒影不能望,作書詆佛譏君王。要觀南海窺衡湘,舜九嶷吊英皇。祝融先驅海若藏,約束蛟鱷如驅羊。鈞天無人帝悲傷,謳吟下招遣巫陽。犦牲雞蔔羞我觴,於餐荔丹與蕉黃。公不少留我涕滂,翩然被下大荒


最後來張合照

本次遊學,實為帶領禮儀班學員來此考查,後期經過規劃,將結合儒家經典及韓文公相關思想、文章,打造系列遊學課程。敬請廣大儒學愛好者觀注。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