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为何不如伊教般极端邪恶

这个话题是在某微信群里聊起的,起因是某群友论断缅甸佛教极端邪恶(发起了针对西北少民自治区的战争),是源于其小乘佛教的教义。

笔者认为,缅甸佛教极端邪恶,崇尚武力,不是因其教义属于小乘或大乘,任何宗教或(普通)组织,只要有机会与政治(权力)挂钩,往往都是极端的。

唯一可以例外的,是中国本土的道教。除了道教是修己及人,安逸无为,无心世事,无心政治,心里只装着隐居。其他宗教,都是修人的,个个都是传教士,天天传教,别人去修,嘴上一套,做着另一套。

道教不同,由于曲解後的道德经(王弼本)强调无所作为,而道德经又是道教的基本经典,道教徒多数缩身于各种山上。

那为何道教以外的宗教那么容易极端邪恶化?

除了有机会与政治权力挂钩这个外在条件,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存条件:教协。教协是团结群众(教徒),制定政治纲领,頒行宗教法律的非常重要的机构。

比如藏佛就不极端吗?农奴了千多年,从耶元十世纪到解放初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要多邪恶有多邪恶,要多无良有多无良。现在为何极端不起来,虽然藏佛也有佛协,但藏佛现在被禁止与政治权力挂钩。

在中国,宗教都是被禁止与政治权力挂钩的,然而,这里又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伊教。伊教虽然也是宗教,根据中国宪法,宗教不能涉及政治权力,不能进教育机构,不能干涉世俗,但是,伊教是中东伊教在中国的办事机构,它时刻坚持着干预中国法制及民事纠纷的努力。

而且,在许多地方,土共是直接赋予了伊教政治权力的(各种自治),这让伊教怎能不邪恶,不极端?

让土共把伊协销了看看?让土共把自治里的伊教因素消除了看看?

在这里,又是一个例外。土共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成立了道协,道教居然没有一点进取的心思。汉佛协也是,都散掉了(历史上但凡有涉及政治的意图抬头,都会进行屠佛,到现在,佛教都没有一个可行的法制方案),汉佛协一时也是没有用的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