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用破立

天下之道,唯用不輟。

眇而見其材,其材有異,而器用殊遠。

君子之器,善惡不偏而用善也,故材多扶正。正者,是能相生焉。

姦侫之器,善惡能辨,而用惡,故其器多致邪,邪者,而相消也。

人能常惡而寡善,故善治者,用惡而常破,用善而更立,不破必日消而殁,破而後立,则相生而長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