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枫教授以学术资格压制何新先生太不公道

开门见山,我首先要赞赏、肯定何新先生的破旧勇气。

时至今日,尽管民间复兴传统文化的氛围浓厚,力量壮大,但整体社会上等阶层的主流思想仍然是崇洋西化。

重要的是,虽然国学教育正在逐步踏进公立学校的课堂,却远远追不上民间的步伐,而高等教育机构中强烈的西化意识,及高比例的占有率,将极其顽固地对国学教育的复兴进行狙击。而民间传统文化复兴的步伐越来越迅速,甚至枝展到对西方的剧烈质疑。

民间复兴传统文化的激进,及官方对传统文化的谨慎态度,将会成为时下教育界的重要矛盾。

高峰枫教授是对的,何新先生的许多观念及论点,充其量只是学术义和团,甚至构不上学术。但是我十分怀疑,高教授对这个评价是否有充分的认知。

这个认知,要点不在何新先生身上,而在教育的时势,即,何新现象,只是民间激进的传统文化复兴思潮中的一小支而已,学术义和团是时势所趋。

由欧美衰落,国学复兴思潮的带动,破除西方迷信,重立华夏正信的华夏人文主义,在民间迅速扩展。强大的力量将会推动公共教育的被动革新,如果政府不能主动引导,顺应时势,部分高校可能承受不了这个时势的冲击。

高教授的奋起,便是案例之一。

然而,不管学术资格是否具备,“礼失觅诸野”是传统文化复兴的唯一途径。以学术资格质疑民间的文化研究毫无意义,引导并与之合作,才是正道。

更重要的是,“识时务者为俊傑”,真相并不重要,响应时势的心态才是根本。也许西方历史是辉煌而真实的,一如美国登月质疑不断,西史遭受质疑并不奇怪。

西方历史存在千多年的中世纪,却在近代以前,被华夏的人文主义引产出近代的文艺复兴,而西方学者却将其痕迹抹擦得一乾二净,这是民间学者质疑西方历史造假的重要根源,即,西方学者有虚伪盗窃的本性。

而对西方历史的质疑,目的并不是研究西方史学的真实与虚伪成份,而是以西方伪史的面目,打击崇洋思想,恢复华夏人文主义的文化自信。

这是笔者并不认可的方式。但要与何新先生对话,高教授必须有此觉悟与认知,否则,牛头不搭马嘴,永远扯不到一起。

高教授应该认识到,不管公共教育机构如何排斥,挣扎,国学教育的复兴,华夏人文主义的回归,西化思潮的衰退,都将是不可阻挡的。

借华韵国学教育网的一句话:


华韵国学教育网

廿一世纪是西方沉没,华夏东升的世纪,华夷秩序将复为世界基本秩序,公正五德民本将重返普世价值观之核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