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士大夫

礼不下庶民,以其之不识礼也,下之则莫辨;刑不上士大夫,以其之不犯科也,上之则不贵矣。

使民而学士,则无民之用,无民之贱,而匪士之贵矣。贱贵而一,贱之不存,贵其不有也。

如今网民,幾布衣白丁,生存且困,而励行士大夫之职,至于潦倒,终以佛教资助而活,致于背士作奸,诚可叹也。

而家国上下,民而富则贵,士则贱困,以致士风消殆,实可悲也。

满清以礼下庶民,民行之莫辨,而不可识,久之民风靡秃,竟至麻木,此非圣人之教也,笨民之酷政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