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枫教授以学术资格压制何新先生太不公道

开门见山,我首先要赞赏、肯定何新先生的破旧勇气。

时至今日,尽管民间复兴传统文化的氛围浓厚,力量壮大,但整体社会上等阶层的主流思想仍然是崇洋西化。

重要的是,虽然国学教育正在逐步踏进公立学校的课堂,却远远追不上民间的步伐,而高等教育机构中强烈的西化意识,及高比例的占有率,将极其顽固地对国【..全文略..】

閲讀全文

研究社会发展阶段的三要素:理、法、德

在华夏道统里,关于理、法、德三者的关系是有明确关系的。法即法律,德即人道,理即天理。法律要符合人道,而人道又必须符合天理。

这是一个递进的关系,透过这个关系,可以观察人类政权历史的推演过程。在一个政权的每个历史阶段,都是缺乏其一,或者缺乏其二,或者三者皆无的。

唱响满清为何在现代还有市场【..全文略..】

閲讀全文

为何说中国无法实现全面的法治

我们从小到大,经常接触到这样教诲:中国当前不能推行全民普选的民主制度,而必须维持民主专制,是因为中国人的素质还不够高,无法对相关的政治事项,如政治宗旨,政治人物,政治利益,政治责任等保持清晰,完全的认知。比如法制素质,文化素质,思辨能力等,甚至以欧美公民被选举人忽悠的事例来做论据。

我几乎都相【..全文略..】

閲讀全文

公民与家国的契约关系

我不需要爱国,国家和我是一个契约关系,政府代表国家,它从我们这里收取了税收和费用,承诺保护我们,维护社会存在的公平,维护规则。

国家与我们,没有爱的情感,我们也不需要归属于国家。

国家与我只是一个选择问题。

我们出生在这里,被默认是一个国家的公民,遵守世界通行的国家、政府与个人的契【..全文略..】

閲讀全文

器用破立

天下之道,唯用不輟。

眇而見其材,其材有異,而器用殊遠。

君子之器,善惡不偏而用善也,故材多扶正。正者,是能相生焉。

姦侫之器,善惡能辨,而用惡,故其器多致邪,邪者,而相消也。

人能常惡而寡善,故善治者,用惡而常破,用善而更立,不破必日消而殁,破而後立,则相生而長進。

佛教为何不如伊教般极端邪恶

这个话题是在某微信群里聊起的,起因是某群友论断缅甸佛教极端邪恶(发起了针对西北少民自治区的战争),是源于其小乘佛教的教义。

笔者认为,缅甸佛教极端邪恶,崇尚武力,不是因其教义属于小乘或大乘,任何宗教或(普通)组织,只要有机会与政治(权力)挂钩,往往都是极端的。

唯一可以例外的,是中国本土【..全文略..】

閲讀全文

国学不是素质论

世人对国学的一大误解就是,国学=圣母学=妇人之仁,通俗来讲就是,人家骂你笑着听,人家打你爽着受,名曰有素质。

但是刚好相反,国学,是明人文制野蛮的经典学说。它的中庸平衡点是公平正义。

就儒学而言,在生活中,仁义待人,不损人,不害人,于人先我义,人之不义则我雠之。人之害我于不义,损我于不义【..全文略..】

閲讀全文

才者未尝不败 谋者未曾與众

今得名人警句如下:

久利之事勿为,众争之地勿往

利可共不可独,谋可寡不可众

庸人以惰致败,才人以傲致败

做事识主才辅,成事亦谋亦命

名人警句[/cap【..全文略..】

閲讀全文

结合实践经验谈中国教育的一些问题

这次的话题,主要缘于网络上的一篇段子文章:哈佛大学教授:北大博士水平不如香港本科

哈佛大学华裔教授忧心中国的教育:大学生现在的水平越来越差,不仅教养在下降,连学习能力都在下降。最好的中国大学毕业生,被录取到哈佛读研却连基本的学习能力和基础都成问题,会连正常的考试都对付不了,因为不懂真正的数学思维。【..全文略..】

閲讀全文

从小孩打架讲公义与私义

有网友讲了这样一段话:

“我妻子观察孩子们发现: 老大姐姐比较温柔,老二男孩最壮实,老三女孩比哥哥矮一大截却喜欢侵略,攻击性最强,但是她打姐姐的次数比较少,而打哥哥的次数很多。原因是哥哥被攻击了就喜欢哭着抗议,被她本能地判定为弱者。”

他接着说:“抗议,真的是很示弱的表现啊”

这位朋友心中【..全文略..】

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