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末群臣的见死不救谈谈伦理对于制度变迁的影响

马克思主义制度变迁理论认为,人类社会制度是从原始社会制度、奴隶社会制度、封建社会制度、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到共产主义制度演变的。然而,随着对历史认知的增加,我们会发现,社会制度的演变,主要因素并不是所谓的生产力的发展,而是伦理关系的变化。以生产力理论和阶级理论为基础来梳理人类社会制度的变迁是极不科学的。

不可否认,生产力的发展,是社会制度变迁的原因之一,但却不是主要的决定因素。社会首先【..全文略..】

閲讀全文

思我华夏:台湾当前的主要任务仍是驱除鞑虏

据凤凰网微信公众号12月18号发表的文章《国台办副主任:和平统一台湾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披露,前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列举了台湾2300万人口中,有超过600万人是日本人后裔。也就是说,这2352万人中,47万人为原住民,600万为日本人,汉族仅有1705万人,与官方宣传的98%为汉族,2%为原住民相去甚远,台湾的人口构成实际是:汉族人占72.5%,日本人占25.5%,原住民占2%。【..全文略..】

閲讀全文

手不扶碗穷一世 抖腿耸肩霉三代 不是迷信说法

这是一篇老文,许多人以为是迷信,不妨先看看吧。

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吃有吃相。老话有理,相由心生,看相识人,由表及里,相定乾坤。

俗话说:“要以食就口,不要以口就食。”意思也是说,人在吃东西时要把食物拿到嘴边吃,而不要把嘴巴凑到食物上去吃。

“树摇叶落,人摇福薄”,抖腿也是一种破财的相。在民间有“男抖穷女抖贱”一说,如果一个人老有爱“得瑟”习惯,一坐下就开始抖腿或者耸肩,老处于一【..全文略..】

閲讀全文

为何中国吃瓜群众不相信转基因

虎嗅知识分子程莉发了这么一篇文章:曾经的反转基因斗士公开道歉:你该信任谁?

并作了摘注:在中国目前,网络流言有时候比科学家的话更能取信老百姓的现实下,科学如何前行?本文是一篇发表在公众号知识分子上的一篇文章,英国作家、环保人士马克•林纳斯分享了他的看法。

这是一篇很“科学”的文章,因为它的主题是洋人科普作家的反转反思录,重点的地方讲三遍:洋人科普作家,科普作家,作家。

作者忧国忧【..全文略..】

閲讀全文

现代汉语写文章与文言文的表述差异

现代汉语写论文,那是废话堆砌,可是用文言写文章,一字一句,啄磨之透彻,用字之精简,那完全是将脑里的论点论据再度组织强化。

用文言文写文章,有时你写完了,重读一遍,发现文章内涵更丰富了,比自己写下来之前的逻辑周全了不少。

再谈人民的名义暗示的社会不公

人民的名义,所吸睛处,定不是所谓的演技好坏,片方水军推崇某人演技,宣传此剧,原是探手于利益深处,亦是本份所唯能。而人们对此剧的推崇,乃是其中剧情勾绘了现实之七八,将人们心中对现实的不满,洪泄了一二。

此剧本是小剧,网传大腕大鳄都去之远远的,却缘何能上映之初便得到极大的响应?

网友 @辅仁君 在漢服記发表了一篇文章,引载于此,顺便深入探讨探讨:
【..全文略..】

閲讀全文

承认崖山之後无中国 是知耻而後勇

对于崖山之後无中国,许多现代汉人无法接受,认为这是明眼人说瞎话;甚至有人认为这是汉奸为了否定汉族的血缘延续性而造的侫言。

其实大家都明白,古中国可不是当今的中国,二者除了疆域大致不变,种族组成,文化道统及政权治统都不同,但是谁能说清楚汉族血缘是否改变了呢?因为一个无法定性的基因比较技术,放弃正视历史的态度,实在不应该。

与其说历代民谚“崖山之後无中国”是侫言,倒不如说是知耻而後勇的激励【..全文略..】

閲讀全文

人格与教育

人都是需要尊严的。准确来说,人都是要有人格的。

在论述人格于人之意义之前,我们不妨先咬文嚼字,澄清一些日常用错的词汇。

尊严是一个现代汉语词汇,在新华字典里,其解释是“庄重威严”,用此内涵是无法解释尊严是人人皆有的普遍性的。

而从口语的表述习惯来看,其延伸的内涵,实际是指人格。

故,准确表达应该是:人都是有人格的。

这样就很好理解,时常说一个人没有尊严,往往是指其贱格【..全文略..】

閲讀全文

法制,腐败与社会公义

中国当前的司法腐败,重要表现,并不在于司法监督及法制精神的缺失,而是社会公义已经脱离法制而不知所踪。

靠单纯的政策打击,不但没能走向法治,反而强化了人治。风头一过,换届後说不定腐化更加严重。

不管是民主还是专制还是皇权帝制,法制的本质都是维持社会的公义。脱离了公义的法制社会,可能民主社会还不如皇权社会。

重建社会公义,重立社会伦理,中国的法制前景就能比当今任何民主社会都光明。

以人民的名义,谈谈人民与政府的重合点

以人民的名义,意图缩小人民与政府的差距,本意是好的,但仍旧可以说是失败的。诚然,人民对真相与法制有一定的认知差距,但是,人民与政府的重合点不是真相与法制,而是情理与公义。

真相,说实在的没几个公共事件的真相能呈现在历史上。

法律,也许不合情理,不符公义的法律就是恶法。

其实历史要明鉴的,不可能是真相,而是能让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人情道理,及社会公义。

迄今为止,所有人类社会中,【..全文略..】

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