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言復興學會”弟子習作

面向全社會开展文言專業培訓

中華民族復興在文化,文化復興在教育,教育復興在承續文脈,以重建士大夫階層,扭轉社會風俗與治理模式,復興傳統文言文是承續文脈的核心與關健。當前社會,在私塾教育這一塊,普遍缺少文言文寫作教育,先生與老因為這一塊的缺失無法深度地教學相長,與傳統私塾教育的差距依然很大,培養出來的學生與傳統科舉弟子的差距也很大。體制教育方面,基本沒有專門的文言文寫作課程,即便有也是一些業餘興趣班,沒有建立廣泛而穩定的機制。社會自發學習方面,多是自己摸索學習,興趣性居多,國學根基不牢,缺乏系統性、機制性學習訓練,而且受傳統“文人相輕”及“恃才清高”的影響,互相學習交流指正有限,沒有師友的切磋指正,難以上臺階,多半到一定程度就止步了。為此,基於振興文脈的歷史使命,提升私塾教育深度與高度的需要,本書院成立民間中華文言復興學會,專注於文言文專業培訓,由當代文言復興運動先驅、知名古文家、六藝書院山長仕隱君先生擔綱核心培訓導師,其它高賢為輔助教授,吸納一批志者、學者,通過扎實專業學習,培養一批文言傳承骨幹,推動文言復興,為文脈承續、教育與文化復興作出歷史與時代貢獻。具體事宜如下:

文言小學班(初級班):凡有興趣、有志於文言文學習者皆可加入,學會提供持續的免束脩(名额有限)微课培訓。通過初級班學員培訓考核者,具備一定的文言寫作常識、認知和水準,有一定的深入學習興趣與自信,能開展簡單的文言教學工作,併發給本學會文言初級培訓證書(古文文士),則可以進入中級班(古文學士)、高級班(古文碩士),進行更深入的研修,中級班學員可以加入六藝文言培訓體系,擔任初級班助教工作,並獲得相關報酬。本初級班培訓以仕隱君導師為總主持,其它擅文高賢為輔助講習,明確計劃,認真學習。

聯系方式:廣州六藝書院仕隱君老師  13710029163    微信:gz61shuyuan

有意向者,請加聯系人微信,然後安排學習。

古人云:文之時義大矣哉!

文言復興事業是一項存亡繼絕、開創未來的歷史事業,您能學習嗎?您能勤奮嗎?您能承擔嗎?

先生簡介:仕隱君:字子儒,巴人也。以孔門後學自期,布衣書生自勉,夙年有志於學,見聖道而欣然曰:道在是矣,吾得效康節,志而不返矣!執簡展帛,悟經證史,十多載。後睹體制教育之不堪,痛聖教之不行,遂建六藝書院,自任山長。繼絕存亡,興復科舉,振興文脈,育士大夫焉!著有《楚國史》、《齊國史》、《仕隱君談教育》等凡50餘萬言,《法語》、《仕隱君文集》收錄文言作品20萬言。

六藝文言諸弟子习作

習作練習四:與妻書

六藝文言002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4

吾愛如晤:

再展萱箋,不意十五春秋。憶桃面初識,相隔千里,吾奔波於嶺表,君執教於鯉城,唯電話書信稍得兩通。樂舞琴畫,君所好也,男童女稚,君所愛也,及歸於吾,舍愛棄好,去家離親,勞於貨殖,後孕育小子,倍嘗劬勞。吾返家事商,篳路藍縷,待業稍定,又沉於股票,溺於遊玩。吾之負君多矣。聖人曰:夫為妻綱,吾之不德,何以舉綱?及遇聖賢之道,方遷習改過,君始開顏。然吾旋又癡於文,迷於書。出納會計,無心及之,灑掃庭除,不曾染指。君之辛苦,吾實知之。凡為女子,誰不愛美?數年以來,君鮮添衣,令妹舊裳,常在吾家。君之不忍,吾實知之。

自君入吾門,上敬下和,室家咸寧,相夫教子,勞苦功多。今小子漸長,品學兼優,或可稍慰汝懷矣。嗚呼!人非草木,孰能無心,君之辛苦,吾實感懷。詩有《桃夭》,君實稱之。今為君歌之:“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 宜其室家。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 宜其室家。桃之夭夭, 有蕡其實。 之子於歸,宜其家室。桃之夭夭, 其葉蓁蓁。之子於歸, 宜其家人。”

習作練習三:致諸兄弟妹書

六藝文言017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致大姊書

丙申臘月望日,弟超謹拜於大姊妝前:

暌違日久,但聞已在杭州期年矣。昔姊遠涉煙波,飛棲東南,雖居風光形勝之地,而身在職場,競爭日烈,焦勞積悴之狀,遙思可知。江浙水土人文,皆與遼沈迥異。但不知姊在彼安否?弟甚念之。前月家訊來,偶聞姊偶染風寒,今不知稍痊否?請自珍重愛惜,毋令椿萱深憂。自姊別去,嚴慈常系縈懷,晝夜不寐。阿母尤念姊,每顧像影,或至淚下。十月下旬,母自西山驅驢車歸家,忽而此畜受驚狂奔。母跌落,傷面,勢甚危急。仰賴祖宗威靈護佑,住院調養數月,幸而得愈。事之突發,老父又恐驚壞吾姐弟,故皆不告。嗚呼!所生之恩,但不知何以為報也。今弟大考在即,正在復習。或于本月廿五前後返家,幸毋惦念。欣聞姊於今日登車返遼,不勝歡忭。特為謳歌《鴻雁》一曲,遙為壯行。言不盡意。切切。弟超再拜。

六藝文言013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致大姊書

丙申臘月十三日,二妹頓首謹拜:敬問大姊大安。同問姊丈、侄兒和安。以求學故,輾轉遷徙,妹卒至滬謀食定居,惟三五年乃得一見,聚則廖廖數日,無幾則奔走殊途。縱平日電話、微信通問,亦無定時。今在六藝書院習雅言,妹受益匪淺。適偶有暇,試作家書,姑且略言一二。然臨筆赧然,惶惶不知字之所出?與姊同胞四十載,竟無一紙相通,呜呼!呜呼!

憶起丙申新春相聚,與姊等談到國中上下,禮崩樂壞,人心不古,文脈幾絕,皆聖教之不行故也。今幸聆季謙先生之教,乃知經典之重建。遂帶吾兒始讀《學庸論語》。前番也寄回《四書》與賢侄,果兒天資聰穎,當多讀聖賢書,以夯其基。古人云:「書讀百遍,其義自現」。賢侄倘能潛心向學,他日必有所成。然當今之世,誘惑甚多。恐其不能自持,任意使性,渾渾然徒耗光陰而已。斯事體大,望姊重視之,切不可稍忽也。

丁酉新春漸近,萬事無緒,恨不能身添雙翼,飛歸故里,與諸骨肉團圓,乞姊諒之。另,時值隆冬,霧霾大盛,頻發不疊,萬望大姊珍重。余久離家,全仗大姊服侍椿萱於左右,二老現年歲已高,煩盡辛勞,代妹略行孝儀,不勝感激。書不盡意,順致冬祺。妹再拜。

六藝文言012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與弟書

賢弟如晤:

暌違數月,拳念殊殷,未悉近況如何。今聊問音書,裁绢叙心。暮春兄弟相逢,喜如夢�。時書院乏人,捉襟見肘,無以為繼。百般無計,遂急相招。汝逺涉山河,馳赴兄难。幸得汝鼎力襄助,書院故能復課如期,不至耽擱。及事平,汝已舍家別業半月有餘,積勞焦悴。未及稍歇,即自辭歸。兄每念及此,心常懷歉。《詩》云:“鶺鴒在原,兄弟急難。雖有良朋,况也永嘆。”誠哉斯言。自汝別去,余常至昔時與汝共遊䖏,唯見清流潺潺,山石犖确,舊跡無尋。毎嘆渺身孑然,頗至傷感。 今值歲末,佳莭日近。小窗夜雨,倍增懐人之念。弟若有暇,宜早日攜家南来,兄爲至盼。當其時也,必當促膝椿庭,把酒歡㑹,斯之不逺。臨帋神馳,不盡欲言,再祈珎重,不一。 并頌弟妹俪安。兄玉德書

六藝文言010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吾妹面晤:

臨筆郝然,惶惶不知字之所出。為生計故,姊從教,妹從商,商者言利,教者言學,本可各相為安,然姊妹情深,同胞手足,致吾不能已矣。今奉師命,幸得以剖心置腹,彌補疏闊。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以。”今天下,人心不古,文淪道喪,國將不國,吾睹此難安,不以才疏學淺,而兢兢於聖賢之學,勤勤於童蒙之教。篳路藍縷,囊中羞澀,常遺家親憂,時以利勸。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苦其心志,空乏其身,行弗亂其所為…”謀食謀道,或不可兼得,興亡繼絕,姊惟以此自勉耳。

初學為文,難稱雅意,寥寥落落,幾欲哽咽。新春臨近,順頌儷安!丙申臘月十六日。

六藝文言009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致大姊書

大姊慧鑒:

暌違月餘,甚是掛念,腰疾愈否?前次相晤,匆匆一飯之間,不能盡敘,今奉書一封,略敘衷情。

棟兒,弟為之擇師學醫,倘潛心向學,他日必能有成。然物有優劣,人有賢愚,不能等齊。況當今之世,誘惑紛然。恐他不能自持,任意使性,日趨下流,渾渾然徒耗時日。故勿再隨順於他,若歸家,當教其勞作事,勿使荒怠。譬如磨刀,豈可因鈍弗磨?又如種樹,怎能根淺弗種?教育子女,必須耳提面命,時時習之耳。想吾姊弟,少時勞作於隴畝,穿梭於庖廚,始知稼穡之艱,然後有進取之志,卒懷感恩之心,故能孝父母,親兄弟,勇上進,戒奢侈,皆曩日習勞之功矣!

聖人曰:“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曾文正公曰:“奉祖宗一柱清香,畢敬畢誠;留子孫兩條正路,一耕一讀。”聖賢之言不謬矣!剖心直言,幸勿怪。近日寒暖不定,霧霾頻生,宜珍重,就此擱筆,另不贅述。並頌冬祉弟增金丙申年臘月初九暮夜謹草於黃島。

六藝文言008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致吾弟書

吾弟左右:

一別經年,彌添懷思。今年諸事纏身,來往南北,舟馬東西,自執教東山,日與孩童、經典為伴,未及歸鄉,然心之所系,未嘗須臾離也!猶記,襁褓中,嗷嗷待哺之聲。念茲在茲,宛若昨日。君子十有五而志於學,汝今舞勺,近矣,當效夫子之為學,朝朝暮暮,歿身而不殆,汲汲惶惶,循仁義而不已。初陽東升,其道也明;幼木春發,其生也秀。汝等之謂也。

汝今求學於外,初離雙慈之懷,當自愛自重,常言道冷暖自知,添裳加被,不可疏忽;飲食起居,自節有度。余聞,冬日飲湯以暖胃,睡前則溫足以疏經;四肢運動不息,方能長成。又聞諸母氏,汝一周用度僅三十元,雖儉為大寶,亦無須過矣。茲家用有餘,不必過慮,若有不足,尽可直言於我,兄當盡力而為之具。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服玩之美,口腹之欲,不恥不若人也,唯道德文章,可為畢生之求也!勿有惡念邪淫,否則悔莫已矣。親賢能,遠佞小,時刻自勉自勵,切己體察。如是,方能識途知道,循理而行,若有尺寸之功,幸甚至哉!臘月十五晚諭於太湖之畔。

六藝文言007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與长姊書

长姊慧鉴:

暌違久,關山相隔,寸心常念!文淪道喪,致音書斷絕,雖曰世態,亦吾輩不學之故也。今從吾师仕隐先生,方知今音书之奧,有甚於言語者。母氏劬勞,慈體乖違,姊弃学任勞,吾弟妹得以遂學業,服膺拳拳,不能釋矣。

前闻汝昏厥,心焚焉,恨不能騰雲。曾文正公养生五法,一曰眠食有恒,二曰惩忿,三曰节欲,四曰每夜临睡洗脚,五曰每日两饭后各行千步。其有效易行,若能持恒,必不至於大違。甥思弱冠,當以勤苦磨勵之。不孝九懶,業精之事,姊固當思之,若飯店之事,皆可為之具矣。近日冷暖不定,姊多珍重。书短意长,就此搁笔,不宣。丙申腊月十四日燈下。

六藝文言006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3

與君妹書

君妹如晤:

暌違月餘,拳念日殷。前告汝,余師從仕隱先生習文言,茲奉師命,通問音書,聊敘芳箋。

易曰:童蒙養正,聖功也。古之君子或奉親教,或得師教,多自小而知孝悌仁義之事,蒙師之職,不可謂不重矣。況汝自小習琴,正可以有所用矣。茲汝辭教职,深為汝惜之。近汝歸家與父母居,當明事親之禮,勿恣肆而自损,勿犯上而親憂。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能仁者方無敵於天下,無慮於一生。

近學文,抓耳撓腮,不知所出,不意十數載受學體制,竟為樗櫟,曾不如舊時家婦村姑。師每每勉勵之,稍有搜枯之意也。業精於勤荒於嬉,若能督余之怠,幸也。謹此奉聞,勿煩惠答。即頌近安!丙申年臘月十一日夜。

六藝文言005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4

吾弟左右:

睽違久,音書不通,姊意忐忑。文脈久絕,致文教不行,愧先祖矣。今受教吾師六藝仕隱君先生,始知文章之義,音書之教。雖然,亡羊補牢,未為晚矣。幸而承教,致吾輩有睹於斯文,亦王氏之福矣。

爾戎馬十載,其苦甚多。雖然,保境安民,將士之責也。其克詰爾兵,常備不懈,以報國恩。今日國中,道沒德喪,人心不古,皆教之不行故也。余今從事之國學教育,惟盡心力於萬一而已矣。或有能識文斷讀者,卻失之昧辭,或有能達辭見義者,卻失之昧道,若明理通聖者,吾未之見也。究其故,白文肆行難與聖賢攜侶也。茲正值興復,大可為之時也,其能舍乎?若覺而不行,文脉断於吾辈,悲守窮廬,將復何及?姊无他技,唯願兒輩,能沐聖賢之教,則縱不能顯親揚名,亦可以自守平安也。賢侄資好,當讀聖賢書,以夯其基,汝當重之,萬不可忽!

曾國藩誡子曰:“勤俭节约,未有不兴。骄奢倦怠,未有不败。”汝而立之年,仕途无坎,雖汝之福,亦汝之禍也,惟克勤克儉,自律自節,則天禄或可永終矣。至囑。丙申腊月十一日。

六藝文言003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4

致家兄書

十二月十二日,弟某谨拜:

昔弟在蒙童時,承兄深垂雙翼,悉心呵護。故弟居鄉里及入庠校,皆未嘗受人欺侮也。而弟性頑劣,傲逾於象,時有無狀之舉,而兄顧念手足,每優容之,佯為不覺,如是者數年。一日,兄忽正色告曰:“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幼時忍讓於汝,以我兄弟孤苦無援,相依為命而已。今汝成人矣,何敢復爾耶!”凜凜威嚴,不怒而威。弟大慚恨,乃伏地受教,為之改過自新。嗣後十數年之間,弟遠涉煙波,負笈千里之外。兄多方籌措,弟乃得學資,故無凍餒之虞。逾數年,弟初畢業,步入社會,遇事每口不擇言,常與人紛爭囂訟。兄聞而患之,乃書告曰:“江湖煙波,人心叵測,渺然不可稍窺。願弟慎與人結交。汝性好多言,好議人之長短,妄道是非,此大惡也。斯事斷不可為。須知耳可得聞,口不可得言也。當尊聖人之訓:朋友數,斯疏矣。不可則止,毋自辱焉。”弟乃大悟,尊囑行之。逾數年,諸事皆果克諧。

今我兄馳騁杏林,懸壺濟世,弟亦為教師,亦有所成。但念萱堂臥病,累年不愈,此弟之深憂也。仰賴祖宗威靈,祈兄早覓良方,使母氏惡疾盡除,長享遐齡,使我兄弟得報反哺之恩,此則吾家之福也。久未通書,言不盡意。敬頌大安。弟再拜。

六藝文言002號學員“諸兄弟姐妹書”習作4

致文弟書

文弟左右:

今腊八日,值伯父七年忌。晨起焚香誦《心經》數遍,回向伯父。父每念及伯父,常曰:“難得者,其平等心也,蓋富豪與之交,貧賤亦與之往矣。不念舊惡。”伯父生前,未通儒佛,然觀其行,則宜於儒,而其心合於佛,實吾等之防表也。

家嚴學佛十載,至今年,似有所證。觀其貌,已渥然而丹,而星星華髮黟黟然。究其所以得者,誠敬一也,精進二也。兄嘗靜心思之,蓋其年幼喪母,凡事皆食其力,多砥礪以成之。且於艱難處,猶能守其孝悌,兼仁與義。且持恒長守,是有所獲。吾輩少時衣食無憂,出入無慮。及長,又諸事順序,未經風霜嚴寒。縱有小挫,亦得長上之蔭,不至困苦。孟子曰:“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空乏其身。”以吾輩觀之,誠不虛矣。

兄近年來習儒學佛,雖日不敢忽,然精進之心,不及父之一二。且日課無恒,興至則作,及倦則止。《禮記》云:“或失則易,或失則止。”無恒之謂也。加之雜修亂進,好高貪多,若家嚴之精專,遠矣,故所得亦少。

茲小子與賢侄,天資具佳,皆可造之材。然若未加砥礪,雖不至紈絝,亦恐難奮進,無有所成。曾文正公訓子弟言:“總當以勤苦為體,謙遜為用,以藥驕逸之積習。”此真智言良語也,蓋人之通病,在驕逸二字。故兄之意,子弟當先之以習勞,以苦其身心。二子之才常過於同窗,不規之以謙遜,恐失之驕。若是,則才愈高而害愈大矣,溫公所謂小人也。

以上皆兄近年之所得,願弟刻刻留心。亦望弟書近年所得告予。兄淩手草。丙申臘八日。

注:文弟為三叔之子。

仕隱君先生範作2

臘八致家兄書:

家兄台鑒:

臨筆赧然,惶惶不知字之所出。同膝四十年,竟無一紙相通,嗚呼!昔者曾氏兄弟,不暇日月,所受者多,所予者當。悌道恒見矣。

今聖教沒,文脈絕,家兄雖欲教,山河隔而言難致,筆墨斷而書不行,奈何?初,家兄與弟同在十中,兄高三,弟初一,飲食起居,皆兄之照料也。後兄歸家,尋至漢口,遂難以系聯也。弟求學故,輾轉遷徙,卒至嶺表謀食,惟三五年乃得一見,見則廖廖數日,即奔走殊途。縱一二電話通問,亦無定時,漸至於疏。此弟欲言又不能者也。詩云:“兄弟既具,和樂且孺。”樂孺不再,奈何?

茲授諸生故,範作家書,以申悌敬。家兄言容,忽忽目前,兒時訓教,諄諄耳畔矣。非書不能致此矣,非弟習往教不能致書也。此音書之問不同於言語者也。今家分族離而難聚,迅捷文淺而情遠,雖至親亦五服之外也。人倫頹萎,族親不系,至於兄弟妻子離散,蓋數世矣。弟感於此,竊為先聲,復文言以振音書之義,興科舉以育斯文之士,則曾氏家訓或可庶幾乎?

兄嘗以古板相責,弟不欲辯。曩者,兄遺弟文言字典一書,雖謂一時之予,然弟受書有獲矣,不意卒至於墳典,探賾索隱,近聖接賢,樂而不知返也,及返,浩浩乎有存亡之志,遂辦學興教,以救當世矣。

書短意長,敬申寸悃。新春臨近,前與兄約定,返鄉事親祭祖,諸事容見面詳敘。姪萍、新如何,即問近好?侄偉學業如何?甚惦之!弟仕隱謹奉書以報。丙申臘八日。

習作練習二:大人小傳

六藝文言021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吾家大人,姓某諱某,某地人。幼好學,善謀斷。性忠直,樂善助人。初事農桑,繼務鄉政,後執教經商,皆有佳績,鄉里稱之。膝下有二女三子。長子即不孝也。昔長姊從教,次姊從醫,皆遂父願。惟兩弟頑劣,不思學業。二弟經商,三弟入伍,後從政。諸子女業各有成,俱是家大人心血所致也。或問曰:“古今人物,誰為君之楷模耶?”余徐徐對曰:“小子誠愚昧,古今人物萬萬千,可為範式者,惟家嚴也。”近歲不幸罹患惡疾,臥床不起。雖侍湯藥,收效甚微。今大人日漸垂危,闔門不安。嗚呼!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小子憂心,徒呼天地,且奈何耶?

六藝文言020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傳

家大人者,姓謝,諱演文,粵人。今七十又五。幼孤,有异母兄一人。弱冠家貧,遂投軍服役陸年。退伍返鄉,入國企務行政。而立娶妻,膝下有子、女各二。工作勤奮,兢兢業業,數十年如一日,從無大過。性和善,寬以待人,與世無爭。後以年高,遂退居林下,起居有常,身體素健。好佛法,舉家食素,不茹葷腥。樂見女賢兒孝,乃含飴弄孫,其樂融融。嗟夫!大人誠為有善緣洪福者也。

六藝文言019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小傳

家大人姓蘭,諱補拴,晉人。生於民國二十一年癸酉,現今八十有五。幼失恃,昆仲三人,大人居長。嘗入村塾二歲,後以家貧輟學。年十七從軍,越三年退役。習得駕駛之技,遂以司機為業。性謹慎,行事謹細。車技精湛,行車三十萬公里无事故,曾獲“特級司機”稱號。乙酉(2005)歲,以年高退休。膝下有二子二女,業各有成。居家尚勤儉,不尚奢華。退居林下十餘年,今體尚健,惟耳背而已。一生嗜垂釣,樂之不疲。又兼含飴弄孫,其樂融融。

六藝文言018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傳

大人姓申,諱文長。湘人。大父之長子也。生於民國三十三年甲申(1944),今七十二歲矣。

方誕未幾,適值日軍入寇。戰火紛飛,湘省大亂。大父於兵燹亂離之間,徙家往湘西避難。扶老攜幼,葛衣持藜,奔走於萬山中。岩棲藿食,饔飧無繼。大人昆仲八人,道染疾疫,忘歿至半。嗚呼!每念此難,大人無不為之痛心也。稍長,國難已息。大父勉力經營,稍得溫飽,乃令諸子皆就學讀書。年十五,復以家寒輟學,遂學藝謀生。及弱冠,入稅務局為胥吏,遂為公門人矣。不意甲午(1966)文革事起,以大父早歲為商賈,遂被褫職驅出,又被抄家。未及,流徙令又下,三丁留一,餘者皆貶竄之。時家中僅昆仲三人倖存,大人以前故不得留,乃被驅至邵陽下鄉務農。後娶妻曾氏,遂就地以居焉。逾數年,被招入國企為工人,從業三十餘年。丙戌(2006)歲,以年高退休還家。大人平生素好讀書,勞力之餘,手不釋卷。晚歲無事,攻讀猶勤。

性聰穎,喜言談,里人謂之“老口”,以其能言善辯也。與人交言,莫不推心置腹。文革亂時,人莫敢言事,噤若寒蟬。而大人猶敢斥奸佞,不知避諱。家慈嗔怪,總言其無肺肝然。大人乃曰:“余以真心待人,人何害我耶!”故雖多言,居家亦無憂患也。大人多年常在外,累歲勸讀不懈。每歸家,總負書一袋。故余姐弟幼時,多蒙澤惠。雖在鄉野,猶蒙薰陶,涉獵亦頗廣,不失學問根基。古人云:“言教莫若身教。”大人以書代教,亦深謀遠慮也。可不敬乎!今體尚健,願大人和樂安順,天賜遐齡,安享頤年。

六藝文言017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傳

家大人姓張氏,諱恩奎,遼人也。昆仲五人,居最少。年近耳順,為鄉里農人。性忠樸,居家勤儉。常以稼穡之艱教子,每言曰:“願汝輩悉為讀書人。”母郭氏,幼家貧,少失怙。性慈厚,來歸三十載,侍舅姑恭謹無違,敦睦孝悌。行事寬簡容讓,故常能得人,閭閻稱之。母常誨:“欲習三教,先需做人。”蒙祖宗靈佑,嚴慈垂訓,吾家子弟皆成材,業各有成。嗚呼!吾家大人之功,岩岩如岳也。

六藝文言016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小傳

家大人姓杜,諱林世,甘肅靈台人。昆仲六人,行次居中。性忠樸,好武。弱冠家寒,遂投軍屯大漠,遇事必奮勇當先。久之,積功升士官。後因故負傷致殘,以獲三等軍功退役,返鄉務它業。膝下有女二,子一。大人以詩書教诸之,皆有成。大人以前故多疾,行多不便。余每睹艱難,總為之泫然。嗚呼!余蒙養育之恩數十年,未嘗略盡孝義,實含深愧焉。

六藝文言015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传

吾家大人者,閩南人。世務農桑。幼失怙,孑遺昆仲六人,凍餒無依。大人居長,遂棄學為人牧牛,以助弟妹入庠校,共度時艱。性忠厚,尚勤儉。居家樂助人,族中但有紅白事,必往助之,不辭勞苦,里人德之。粗識文字,寡言語。而立娶妻,生一女,即不才也。每誡曰:“汝既為人也,當坦蕩做人,明白處事。”自蒙嚴訓,余不敢稍忘,故稍知學,事業亦有小成。太史公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嗟夫,此大人之謂也。

六藝文言014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傳

吾家大人者,姓胡諱水發,荊楚人。今年六十有三。昆仲五人,大人居長。少時家貧,而大父在外久不歸,大母力不能支,遂令輟學為泥建工,以濟家用。性溫良,居家勤儉,侍大母甚謹,敦睦姻親,弟妹皆敬重之。其為人也,貌色恭謹,行止容讓,周濟急難,大有古遺風。善鼓嗩吶,技法精妙。急公好義,族人但有紅白事必自往助之,無計酬勞,鄉里有聲。余幼時常聞里人曰:“汝父純良,吾梓未見如斯之善人也。”余母舅性暴躁,張揚跋扈,舉止無狀,但獨畏服大人。一見其至,必噤聲也。大人膝下無男兒,惟有余姐妹四人。關懷呵護,無微不至。慈愛常垂,一如養兒。憶昔幼時村中防疫病,兒童皆需服湯藥。余姐妹年齡各異,劑量皆殊,且藥甚苦,皆拒之。大人不厭其煩,於床邊逐一勸服,從無慍色。其溫厚如此。

六藝文言013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吾家大人,姓常諱進琦,陝西渭南人。有昆仲九人,上有一姊。性謙厚,禮敬長姊,下扶諸弟,孝悌友愛,數十年無違言。樂於助人,不計酬勞,鄰里稱之。少時家寒,以故輟學。年及弱冠,投軍從戎,守衛藏南。越數年,退伍返鄉務農桑。余幼時,嘗聞族中長者嘆曰:“爾父若留藏,庶幾可得擢升,今日安事壟畝耶?”余大惑,以此敬問,大人正色告曰:“父母在,不遠游。”乃釋然。大人而立娶妻,育有三女。早歲家境維艱,常於農閒外出務工,或畜養家畜,以度荒歲。而雅好讀書,稼穡之餘,自修經史文學,寒暑不輟。余不忍其劬勞,每欲輟學務工,以補家用。大人每厲斥曰:“學不可廢也!安敢如此。”余大感之,遂發憤治學,不敢稍怠,乃有今日之小成也。

大人能書,族中有婚喪事,主家常邀其操持文墨。自奉儉約,布衣蔬食,亦以此教諸子,常自誦唐人詩曰:“鋤禾日當午,汗滴和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見兒孫輩雖一二飯粒灑地,亦足惜之,必使拾食。今年屆古稀,精神矍鑠。淳厚之德,澤被後代,諸子皆恪守本分,兢兢業業,以仁義事人。孝經云:“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此大人之謂也。

六藝文言012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家大人朱氏,諱文軍。莒人,年近望七。性敦厚,侍母純孝,友愛昆弟。初,大父卒時,家大人年僅**歲。家門寒素,昆仲九人,長兄早夭。大人乃以稼穡、編席為業,以為一家生計。大母年高臥病,大人晨昏省視,殷勤照料,數年如一日,未嘗有難色。每至哺時,大人必親持湯飯,奉送母前。又煎熬湯藥,親嘗而後餌服之。大母憫其勞苦,大不忍,遂有棄世之意。大人覺之,號泣於前曰:“母在,吾心安;若母不在,吾心何安耶。”慈顏乃安。鄉人稱其孝行,常引為範式。其為人也,急公好義,周窮恤匱,鄉里賢之。

六藝文言010號學員“大小人傳”習作2

大人姓李,諱森德,蜀瀘州人也。少時家貧,乏於讀書,然頗能行其理。處世厚,為人忠,鄰里仰之。

大人兄妹七人,身屬次子。及長,為糊口故,與長兄、三弟入伍。年將而立,退伍成家,入企為業,妻掌教職。夫婦俸薄,不足為養,乃於業餘,耕地、養畜補之。平日,以道立身,以義教子,家風是以不墮。是時,祖父病逝,長兄遠謀,大人乃承其分,以奉母弟六人。

近雖世道沉浮,而家門和洽不易。大人奉上而孝,待下以慈。得以兄弟和樂,妯娌愛敬,上下相親,無有怨尤。晚輩睹之,爭相則效,儼然有前輩之風。以崇德重教故,後人俱有建樹,家門漸興。

《詩》云:“兄弟既翕,和樂且耽”。豈非大人兄弟之情實乎?善守祖教,慎始敬終。“謹身節用,以養父母。”豈非大人之行者乎?

六藝文言009學員“大人小傳”習作2

大人姓李,諱樹臻。年七十,東魯諸城人也。勤勞質樸,自奉甚儉。嘗謂諸子曰:“凡諸飲食,出自田間,農人躬耕,竭力苦心,日用當思來處之不易,惜之惜之!”日用之具,推而至於家,縱有餘裕,不以為侈。鄰里多之。

一生孝謹,從命之餘,猶有勸諍。時先祖父為村長,語直得罪於人,大人數勸諫,雖撻無怨。謂人曰:“為人子者,不忍見父母之愁容,不忍聽父母之憂歎,孝子當為父母解憂排難,恨己無能之不逮,安敢怨尤?”其自解若是。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為,勞而不怨。”大人之謂也。小子不敏,謹為小傳,非徒彰其孝,亦節己也。

六藝文言008號學員“大人小傳”習作2

大人者,王姓也,諱文獻。兄妹五人,大人居長。性敦厚,勤懇任力,曾一人填窪,數百平之地,旬月即畢。家慈常戲言:“女父,填海之精衛也”

弱冠,成家室,是時上有革故鼎新之政,鄉縣之間,養殖之風行,大人與之。十載辛勤,卒立其業,鄉鄰皆善之。然諸子秦晉未合,大人嘗以此憂。

初,大人傷於羊,盲右眼,致與舉業絕。雖然,春秋代替,猶自強不已。詩云: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大人之謂也。

丙申末,師以親題命,赧然無以下筆,強為之傳,彰男立冬之不孝也。

六藝文言007學員習作 大人小傳

大人,諱連興,河南人也,其先出於齊魯鄭氏,蓋避難遷豫也。兄妹七人,幼家貧,嘗以荊草籽充饑。好讀書,至初中,值文革乃輟。後入鄉府,習駕駛。丁未中,娶趙氏,育四女一男,常以讀書勉諸子:“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是故屢擇良校良師,兩女入大學,鄉鄰羨之。

古語云:“勤儉,治家之本。和順,齊家之本。大人效之,自奉甚儉,常誡子女:“取之有度,用之有節,則常足。”一缊袍,大人被之十餘載,諸子嫌其舊,欲易之,大人堅辭,曰:“衣尚新,可再穿十年”。其儉樸若是,它皆類此。

嗚呼,聖人三寶,大人得其一焉。其養德若是,雖長途奔波,餐風宿露,亦不免於困。茲以兒孫輩憂,先甜必後苦。小女不敏,幸以師命,謹為小傳以省焉!

六藝文言006號學員“大人小傳”習作2

家大人傳

家大人者,姓某諱某。閩南人。昔先祖攜家小去鄉梓適石磎,不事農桑。

幼與祖母居,慈訓之曰:“家道中落,父嗜賭,母自去,吾唯孫一人,汝當勤勉,光耀門楣”。遂志於學。閑時為徒,學得制漆器藝,以補家用。祖母又曰:“學不可廢。”銘記在心,不敢稍怠。行為端正,容止謙恭。後數年,就讀師範。及舞象之年,文革事忽起,上令諸生上山下鄉,故棄學下田。因稍識學,乃於村庠授課為業。及有妻子,遂返鄉為教師如故。馳騁杏壇數十年,布衣蔬食,恪盡職守。培桃育李,清白立身。寬以待人,同事甚喜與相處。至告老歸家,往來猶不絕。若遇婚喪,必來邀之。

育兩女,一承父業,每訓曰:“為師之道,當愛其生,守其責,精其業,方為良師也。”女亦感之,銘之終身。今值良辰,謹以此小傳,感念父恩。

六藝文言 005號學員“大人小傳”習作2

大人,王姓,諱仕平,蜀廣元人也,少喜織繡,性平和。其父見其不事學業,命其治石,以一技養,或足以糊口也。大人遵命,一生無改。大人自奉儉約,亦以此教諸子,常曰:“從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雖一二飯粒灑落,必使諸子拾食。

每論及家事,大人數祖上尊榮,勉曰:餘王家,大姓也,向以孝聞,蒙鹹豐禦賜”孝友”牌匾,立坊以彰後世,爾等切記,無忝爾祖。大人事其祖母甚謹,年九十有三,乃仙去,無疾而終。

《孝經》云:“故自天子至於庶人,孝無終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大人雖一介庶民,然其所及,亦有可稱者也。

六藝文言004號學員“大人小傳”習作2

大人,彭姓也,諱昆榮。兄妹四人,大人居長。弱冠之年,父卒,隨母養家,育五子。大人性篤厚,勤懇任力。初,家貧,學業不繼,自習土建,泥水電工,無有不通者,鄉鄰皆美之。自是修屋建樓,漸立其業。遇無力奉薪者,常免之,遇拖遝不與者,亦不索。其取予若是。

蒙大人之德,諸子皆恪守本分,兢兢業業,以仁義事人。《孝經》云,“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其此之謂乎?

六藝文言003號學員“大人小傳”習作2

大人諱團,晉人也。兄妹五,居長。事農,知稼穡之艱,常以此誨諸子,然性篤厚,不事周旋,薄營生,親朋多輕之。

不惑年,復爭訟,幸得解。至耳順,父卒,妻罹惡疾,竟不足五日,至於絕望。詩云:明明上天,照臨下土。頃之,妻疾愈,或篤厚之報也。有子女數人,皆以孝稱。

六藝文言002號學員大人小傳習作3

家慈小傳

家慈,林氏,閩人也。幼家貧,兄弟九人,三餐常無以為繼。總角之年從父事農,及長,適鄭家,育二子一女。敦倫盡分,上下相睦。

後隨夫學佛,慈心及物。家患鼠,不忍餌殺,置鐵籠,及獲,放之於山。曰:自此而後,毋復擾民,而使人獲。歲寒,常曰:“人有衣物禦冬,若雞豚之屬,無以避寒。”言之戚戚。

時遇慈濟化緣賑災,欣然解囊,後逢歲末必捐,禱曰:“願使天下無災,人民無難。”又發勇猛之心,學誦佛經。以無丁之識,竟誦地藏、無量諸經。

孟子曰:“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是謂君子之行邪?”若婦人者,目不識丁,足不出戶,而能知愛民慈物,“人之初,性本善”,林氏之謂也。

六藝文言002號學員大人小傳習作2

家嚴小傳

某某某,閩人也。幼家貧,早喪母,父事漁,常感念艱苦,遂以進學勵某。某好學敏思,兢業勤勉,及長,所從事多有所獲。後病,久不愈。及入於佛,漸有所悟,遂舍畢生所蓄,持齋供佛,行善不輟。其日常自持甚嚴,早晚粥飯,衣舊衣,履敝履,水複多用,紙使再三。如此十載,病竟愈。常謂人曰:老子所謂禍福相倚,某之謂也,某之謂也。

初,疾親苦,欲相從,其父怒責之,遂返竟其學業。兄弟三人,皆承父業。

仕隱君先生範作1

大人小傳

大人,諱某某,少孤,涪陵人也。其先出於江夏黃氏,蓋湖廣填四川之入蜀者也。母夏氏,育十餘子,家貧,惟三子成人。癸卯中,娶張氏,育二子二女,事夏氏甚謹,及病,不能起四年,無一餐不繼。大人以制石為業,收徒六七,共生計也。雖然,技熟藝精,和厚承業,殊為鄰里所稱。其師傅早故,遺一子,大人攜之,至於婚假立業。

時,舉業難,民人常困,鄰里子多不續學,至小初輒止。大人常以讀書事勉諸子,“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惟爾可讀,則畢而後已。勿他慮。”遂異於鄉人,長至高中,少皆舉於府,鄰里多羨,不以屋殘瓦破有所輕!詩云:“教誨爾子,式榖似之。”此之謂也。

大人以寬仁處閭里,即遇糾紛,亦以和為貴,故常能得人。時有鄉黨相請,事無大小,力之所及,必竭之焉。乙未歲末,大人七十五誕,鄰人以為大祝壽,皆相互詢不絕。大人辭曰:“鄉野鄙人,不勞親友掛心。”惟故交近親數十人而已。

君子曰:雖小民,亦有可取,君子之德風,風之所至,必有所偃也。初,夏氏常謂大人喜讀書,家貧不能事舉耳,大人謹厚如是,其風有所自矣!

雪域桃源先生範作1

先大母姜氏行略

先大母姜氏,諱某。民國三十九年庚寅,大父卒,遺留四子。長子、次子為其兄所接引,送入湖南撫養。三子七歲、四子六歲,皆在側立。四子即家嚴也。

大母方逾而立,家人屢勸以再醮,不許,持抱二子泣曰:“若去之,奈吾兒何?”遂決意守節,父兄不能奪其志。逾數年,舅姑相繼病沒,家無餘財。大母歷盡艱難,深持斬衰之禮,恭率子弟,奉安靈柩於祖塋。又督課諸子溫厲,使悉以成材。家嚴每謂餘曰:“微汝祖母,吾其不知所之矣。”乙亥夏,家嚴接來就養。時媼久病臥牀,或數月不能起,飲食溲溺皆依家慈服侍。庚辰秋八月,吾兒初生。母嘗抱兒於牀前,媼見輒笑,問曰:“誰之子耶?”對曰:“長孫某之子,可抱乎?”媼曰:“不可,恐跌落也。”

壬午春二月,病卒,年八十四。媼為人威重,性慈儉。上侍舅姑,下撫子息,友愛姒娣,敦睦姻親。為嫠婦凡五十二歲,冰雪為心,寒霜立志,大有古節婦之風,鄉里榮之。

贊曰:近世聖道中絕,孝義墮壞,流風頹然,不可迴轉。大母乃能於喪亂之際,恒秉清操,孤身挺立於雪霜之間,矢志不渝,卒使吾門烝嘗無缺,雖中微而復興。嗚呼!其德尚矣。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