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藝文言預科班弟子最新習作集(20171106)


習作十:遊記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十:山水名勝遊記

龍門遊記

洛水之南有龍門,丘巒疊幛處謂之伊闕。秋高雲闊,日暢風和。約友群至,步階而上。水開若門,峰巒如畫。閑草豐茂,柳葉依依。伊水蕩漾,鐘鼓悠揚。友人忽歎問曰:“魚躍龍門而化龍,人躍之可成佛乎”?眾多笑,余亦莞爾,不能答。放眼以望,伊水中分,岫壁雕岩。摩崖鑿壁,石窟千孔,諸佛百態,如降人間。百尺石壁,造像無數。惜乎歲月磨礪,石佛肢體,毀之不全。臨以觀之,唏噓而已。攀至奉先寺,禮拜者眾。仰望盧舍那慈顏,垂目低眉,面對空濛,訴千年舊事,而未得言。盛唐氣象,萬夫始然。鑿石成像,非千刀萬剮,千錘百鍊,不能成也。若稱人世之尊,其理亦然。非百轉千迴,不能覺也,成然乎哉!俯視伊水之濱,夕照粼粼,碧水不驚。緣天階行,聞西山鐘鼓,信步往焉。竹林漫野,魚戲池淵,隱唐人樂天之墓。怪石假山,有亭矗焉。昔詩人飲詞賦詩之所。物是人非,荒塋野塚,祭之者寡,不勝愴然。昔白公樂天在洛,濟伊險灘,救沉船,開鑿河道,以利百姓。憂勞國事,利益民生。世人鑿青石,造設像以禮佛,或欲留名,或欲傳其聲。石冷殘壁,人事雕零。千古帝君,摩崖顯行。白石默然,流水無情。歲月風燭,天視民聽。空許誓願,佛道難成。為政失仁,枉費民生。殘石斷壁,難書盛榮。唯我白公,行德守仁。身居廟堂,官使朝臣。直言忠諫,以敬萬民。貶爵流放,其心若春。暮居伊岸,濟世利人。詩文載道,仰渡迷津。不求萬世,名傳有因。一魔一佛,魔道可遵。世之欲名傳後世者,概無不知善其行也,非石刻摩崖而能傳之。傳也者,傳其德也。老子云:“上德不德,不失其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 於夫!君子之道大矣哉。嗚呼!石佛無言,千年風雨,雕殘不堪。人所敬,不知敬其心,而敬其相也,悲夫!人不知樂天之樂,亦不知樂天之憂。樂其人之所樂,憂其人之所憂,此千古不易之道也。微斯人,吾誰與歸?丁酉秋月某日,淡茗軒主謹記。


習作九:歷史人物論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九:歷史人物論

陽明子論

聖學之道,千古尋探之者眾矣。詩云“惟天之命,於穆不已”。自湯、武、周公始,聖賢輩出。然非以聖賢遺教為法,後人雖有小智而無以明也。以至聖先師之述古,宗聖之守約,亞聖之辭辯,可得而聞。唯良知、放心之道,莫與違也。昌黎曰:“仁與義為定名,道與德為虛位。”而德有兇有吉,成言乎哉! 千年以降,佛、老辯之久矣。黃老倡於漢,佛道大興於晉、魏、梁、隋之間,固非華夏本源。釋教昔雖有“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隆,亦未能力挽國祚之頹也。其言道德仁義者,不入於楊,則入於墨,不入於老,則入於佛。不求其福,不訊其末,惟怪之欲聞。陽明子尋朱子格物以觀其理,終病未果。習佛、老未成仁義,繼而闢之。行乎夷狄,行乎患難,不失其志,動心忍性,困而知之。逐孟子之學而大成,以仁義禮智四心起而致良知。 佛氏善察業識,老氏善去其執也。儒者立道德之說,以良知顯現,依倫常而通。本仁義,行孝悌,“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其敬有由。以德顯道,依義而行,不落空玄,直致良知。孟子云:“道在邇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之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嗚呼!此萬世不易之至理也。 今之無父無君者眾,妄談出離去執,實乃誤已誤人。唯成修齊平治之道,抱德守仁,知行合一,以良知運化天下,方不失其濟世之良途也。 陽明子曰:“吾心光明,夫復何言”?嗟夫,知其心正大光明之氣象,得亞聖浩然之真諦也。今之學者,依仰此心,則何賢不可求哉?

習作八:七律一首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八:七律.詠葉

一身嬌色報春妝,影襯千紅未占香。

久沸烹形明舊志,小開吾體掩新篁。

塵霾無改澄心凈,納垢餘真濟世腸。

歲暮不離依故主,無求錦艷怎堪傷?

六藝文言101號習作八:七律.春遊昆山棹墩村

一泓春水弱三千,兩行含扶翠柳烟。

燕語鶯歌歡若舞,嫣紅奼紫麗同娟。

錦堂華代封蘭室,美景良辰映雲天。

未醒夢梅歸絢爛,牡丹衷曲對心傳。

習作七:致親友書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七:致親友書

與兄書

丁酉八月九日,弟謹拜兄長座前:敬頌大安。久疏通問,時在念中。不親乏宇,忽已經年。昔弟不知孝悌,常以冒犯,自知過責尚多,深自愧疚。前番匆匆一面,臨路而別,未及長談。見兄深負腿足之疾,蹣跚將仆,弟睹之不勝悲涼。幼時,兄之愛弟,手足情深。弟嘗受侮,兄每佑護。野外嬉鬧追逐,不勝歡娛。時家貧,每以拾穿兄舊衣為榮。而今思來,歷歷目前。曾記年少輕狂,忽爾不惑有年。人生如白駒過隙,驀然韶華已遠。一事無成,思之潸然。 弟近得友薦,幸從良師仕隱先生習文,重啟人智,以續斯文,得聞孝悌之道,文章之尊。今觀世道衰微,人心不古,文章欲絕,概凡有識之士,皆所不忍也。古賢云:“人不學,不知義”。又曰:“不學孔孟之書,怎達周公之禮”。弟雖不敏,願習修齊平治之道,揚古君子之風,德成而化民。秋日漸涼,淫雨連綿,易受濕寒,常以艾灸,可除濕氣頑疾。古語云:“酒要少吃,事要多知”。兄長體羸多病,少飲為宜。今侄女已嫁并生子,務令其學習經典,以知四維五倫及居家禮儀,以正其德。吾輩亦心存孝道,上奉父母,下教兒孫。教其敬夫、尊老之道,方不負其生養之名。教育子女需耳提面命,當教其勞作,勿驕溺慣養,亦要教其禮節之義,常懷感恩之心。孝父母,敬先長,去奢侈,全賴讀書之功,上行下效之措也。此乃聖者之言,斷不可疑。奉此剖心之論,幸勿深怪。弟質粗鄙,書難稱意。再祈珍重,不勝依依。專此奉達,並頌秋祺。弟亮手書於洛陽。

六藝文言103號習作七:致親友書

與曉光、為光二弟書

二弟座右: 中秋歡聚,共敘親情。已而各自歸家,生活如常。當世通訊便捷,通話多而書信少,交流疏淺,實可遺也。吾昆仲三人俱入仕,俸厚足持家,今皆逾不惑,安定是求。今上欲除舊佈新,嚴峻刑法,錙銖必究。近歲以來,位高權重者因故被黜落者多矣。諸弟當用晦而明,以免無妄之災,慎之! 萱堂節前嘗留醫,除患消渴症外,行走日艱,醫囑謹防跌傷,兄必竭盡駑鈍,竭力以避此禍也。雙親耄耋之年,相濡以沫五十歲,為兄理應盡孝,昏晨侍奉,亦望諸弟常歸探視,以慰嚴慈之心。萱堂另有一心願,戊戌春節將為二老慶金婚之囍,屆時將邀親戚故舊光臨,共享天倫之樂。如何操辦,諸弟可為建言,望告。另, 曉光弟事務繁雜,旅途勞頓,應酬頗多。嗜好煙酒日深,恐非好事。煙酒皆宜適量,況汝前有肝疾耶?名利可遇不可求,修身為要,無使妻兒擔憂也。 為光弟職事清閒,愛好廣泛,養生有道。汝資質聰慧,若一門深入,定有所成。人事錯綜複雜,成敗難料。人生多不如意,讀書不為功名,學問有成亦可也。言不盡意。頌安。丁酉八月廿日,兄承光手草。

六藝文言101號習作七:致親友書

致桃姊書

丁酉八月二十三日,妹嘉揚敬拜桃姊妝前: 日前相見,意猶未盡,不奉清談,忽忽將一月矣。近年尺素絕斷,雖常有電聯,終是無法暢懷。妹之與姊雖非同產,恩誼潤浹,猶骨肉也。妹本家中獨女,虽椿萱多寵,而以幼弱多疾,性情乖僻,德孤不群,學業不精。後下南粤,志高德薄,事業多舛。憶与姊相識近二十载,初時因同鄉结缘,並無深交。至戊子、己丑之間,妹業突生突變,諍訟頻生,內外交困,四面楚歌。危難之時,姊仁義當先,出手相助,日夜相伴,解我心憂,謹蒙悔語,用袪尘惑,出谋劃策,遂解燃眉之急。嗚呼!此患难之交,妹永生難忘也。嗣後情逾手足,不論順逆,相互依傍,相携而行,时光迅轉,寒来暑往又十余载也。此生有姊相伴,何其幸哉。近歲妹諸業安定,又有雙女承歡膝下,雖劳猶慰。唯姊婚姻不諧,妹常以为憂。姊博學多才,重情厚義,趨真執善,不肯沉溺流俗,尤对夫婿期之甚殷,欲举案齐眉,相敬如賓。而姊丈其人也,生性吝嗇,清高自負,性格孤僻,不解風情,与姊之意相去甚遠。乃致吾姊哀怨自艾,鬱鬱寡歡,不得畅懷,久致身體抱恙,妹深哀之。今吾姊妹皆年逾不惑,當有所感。前讀《老子》,方知上善若水,随圆就方,藏污納垢,有容乃大之理,反复思之,幡然有悟。夫妇之道,緣由天定,尤宜乾坤顺位,夫唱婦随為佳。望姊常思之,修身齊家,隨順謙讓,以柔克剛,或可致家室和美,则妹欣慰之至矣。入秋頓涼,粤地汗暑無常,姊體质孱弱,宜早晚添衣,再祈珍重。临書倉卒,不盡欲言。顺頌秋安。妹敬書。

習作六:祭孔聖文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六:祭孔聖文

維年月日,洛陽後學張紅亮僅備薄儀,恭祭於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孔聖之靈,其辭曰:

大哉夫子,星漢同光。天縱之聖,承繼堯湯。文明以止,祖述憲章。周室疲弊,正道失亡。十五而學,性若蘭香。成德敦化,治學梓鄉。七十二賢,桃李芬芳。仁術一貫,忠恕德彰。刪詩定樂,雅頌成芳。木鐸天啟,世傳永昌。德牟天地,道福廣長。人倫之至,四維崇彰。興國有紀,三綱五常。二程朱子,并立周張。紹裘百代,禮樂同昌。哲人已遠,聖德永揚。尼山之燭,萬古流芳。泣之悠悠,浩氣回腸。焚香叩首,伏惟尚饗。

六藝文言103號習作六:祭祖文

祭外大母文

維年月日,歲在丁酉,外孫謙之謹具玄酒、蘇果薄儀,恭祭於外祖母某太夫人之靈。其辭曰:

媼生衰世,備歷艱辛。先遭內亂,饑寒乃頻。後經外患,避禍困貧。迨至安定,伺長昏晨。三年荒歲,缺衣少薪。子幼姑老,難為逡巡。及至吾出,怜惜愛珍。少年任性,頗擾嚮鄰。包羞容忍,尽顯慈仁。人之相與,福禍相因。欣見孫媳,越年殞身。歷經滄桑,初心未泯。恭敬慈和,怡然無瞋。孫遇盛世,國強惠民。改革開放,掃除舊塵。百業興復,溫暖如春。黎民富足,民風復淳。百年恥辱,今朝得伸。文化休復,重回先秦。傲遊世界,禮儀是循。千年期盼,夢想成真。惜我外祖,未得共輪。吾家昌平,日異月新。人丁興旺,感思威神。伏念泉壤,涕淚沾巾。尚饗!

六藝文言101號習作六:祭孔聖文

维 丁酉仲秋上丁日,某地後學夏嘉旸谨以玄酒蔬果之儀,伏祭於大成至聖先師之靈。其辭曰:

華夏文明,亙古延綿。夫子之誕,光照旻天。有教無類,弟子三千。英俊在列,七十二賢。堯舜文武,章憲承連。三綱五常,仁義流宣。周遊列國,為政德先。正道頹廢,舉步維艱。刪述六經,诗书乃傳。長夜復旦,日月永懸。万世之師,泰山之巔。惟今之世,道廢途偏。孝道盡失,遑論仁焉。克己復禮,履蹈躓顛。獨善吾身,不揚自鞭。克己兢剔,夫子在前。四維當立,五倫必全。儒門弟子,重任在肩。繼絕存亡,重啟新篇。伏维尚餐。


習作五:文群銘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五:文群銘(臨《陋室銘》)

群不在大,有道則成。教不在多,有志則明。祖法前賢,匯集群英。先生傳六藝,學子正止行。論道有高下,修身無忿爭。可以親師友、結新盟。悟夫子之川逝,知三思而後行。匡衡善鑿壁,求學效囊螢。聖人云:有教無類。

六藝文言103號習作五:文群銘(臨《陋室銘》)

聲不在疾,順風則彰。人不在眾,存道則昌。斯是文群,可觀國光。明師立高意,雅士聚一堂。切磋有翰藻,行止無彷徨。可以交同道,見賢良。無囂塵之紛擾,無世路之熙攘。匡盧白鹿院,重慶六藝堂。聖人曰:吾誰與歸?

六藝文言101號習作五:文群銘(臨《陋室銘》)

人不在多,有志则行。種得梧桐,鸞鳳來縈。斯是微群,重振文聲。先生凌雲志,弟子同袍情。寄身惟墳典,讀書務專精。可以治學術,念民生。以天下為己任,摒一己之私營。句句遵古訓,字字修明誠。先生云:以文化人。

習作四:求學歸來,臨歸去來兮辭序

陶淵明:歸去來兮辭序

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瓶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親故多勸餘為長吏,脫然有懷,求之靡途。會有四方之事,諸侯以惠愛為德,家叔以餘貧苦,遂見用於小邑。於時風波未靜,心憚遠役,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歸歟之情。何則?質性自然,非矯厲所得。饑凍雖切,違己交病。嘗從人事,皆口腹自役。於是悵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猶望一稔,當斂裳宵逝。尋程氏妹喪於武昌,情在駿奔,自免去職。仲秋至冬,在官八十餘日。因事順心,命篇曰《歸去來兮》。乙巳歲十一月也。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四:臨《歸去來兮辭序》

余少時放任浮游,不知修德。終日悠悠,空害日月。而立之歲,未聞聖言,茫茫不知所往。致身琴劍,似有所得。是年翻然有悟,乃曉捨本逐末非正道。欣聞凈公言教,遂有志先賢之學矣。然初嘗聖道,未得要領。修蒙典習四書,自不敢怠。學必有統,習不能察。乃訪明師,始知先須誠心正意也。學必無遺力,少始老成。克己歸仁,格物致知。為聖之道,豈由他人焉。萌乎己之心,願求唯一念。浩然天地,皆從吾心志耳。聖賢有鑒,當有威靈。文以載道,學以致用。千古文章,盡心以知性也。世間大義,必有所得也。丁酉歲秋月吉日,洛陽張某記。

六藝文言103號習作四:求學歸來(臨《歸去來兮辭序》)

余性鈍,勤學不足以自明。幼入庠序,朝夕惕勵,謹言慎行,未通其道。師長多勸余習數理,通曉西文,經世致用。會有西化之風,官府以致用為能,學長以余勤樸,遂見用於國企。于時鄧公南巡,民心所向,粵海之地富裕,厚俸之利,足以養尊。樂而忘學。及不惑,悵然有困蒙之情。何則?心安不懼,非富貴所得。貧賤雖切,逐物意移。嚮往所學,皆奇技淫巧。於是回歸本源,始習四書五經。猶望賦閒,期隱遁修身。尋得遇明師於廣州,理在從師,願為諸生。既開蒙學,自修二十餘歲。因事順心,作篇曰求學歸來。丁酉歲八月也。

六藝文言102號習作四:求學歸來(臨《歸去來兮辭序》)

年少時,常貪玩嘻戲不學,庠序從新,教之甚少,復多淺近,卒致不學。萱堂常戚戚焉乎此,時有督勉,然積習成,多不能驟改焉,遂怠慢於進學矣。原夫志性怯弱,又乏明師接引,遂隨性任意焉。及長暗事,欲學而力不足,生活多事,內外困頓,身心疲矣。竊自傷,然忽忽即過去也,雖然,偶至於省,亦稍有勵焉。茲已不惑,猶茫茫然,果不學耶?果不能學耶?嘗終日而思之,懊悔昨日之非,卒不能易。近染於聖學,漸尋根於士君子教,志在繼絕,夫百年斷,恢復實難,幸得先生接引,近正道焉。路漫漫其修遠兮,吾當勉之而已矣。

習作三:五絕七絕各一首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三:五絕七絕各一首

五絕.秋歌

獨臥聞秋雨,聽風思舊年。

輕歌梁甫調,書志寄瑤弦。

七絕.洛城秋色

洛城秋雨洛城詩,無盡秋霜潤柳時。

誰道花城湮錦色,淡妝更顯洛城姿。

六藝文言103號習作三:五絕七絕各一首

五絕 讀遁卦

天遠曠林深,逃遲必就擒。

繫心存貴胄,賢主許嘉臨。

七絕 秋日參學

金秋輕雨穂城青,暄鬧場里隱曲陘。

難遇明師說易傳,玄機得解緒安寧。

六藝文言102號習作三:五絕七絕各一首

思念

庭園春有日,离国已逾年。

多瑙萊茵畔,可嘗會古賢。

畫中愁

低眉輕點鴛鴦綠,閑筆無端緒萬千。

最是空虛難下墨,一皴一染裂林泉。

六藝文言101號習作三:五絕七絕各一首

堯山秋色

秋浸殘荷瘦,霜凌合菊肥。

玉蟾清夜冷,白露入重幃。

鄉村樂

日月同輝千萬里,犬雞相聞兩三聲。

舍開腹內紛紜事,至味人間是靜寧。

習作二:臨大風歌或垓下歌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二:讀經歌

勤學不輟兮仁之方,修身閭閻兮四維張,怡悅不慍兮禮樂昌。

六藝文言104號習作二:讀經歌

經聲朗兮起泮宮,文化海内兮塾風揚,何日歸厚兮民安康。

六藝文言103號習作二:進學歌

陰陽動兮四象生,相蕩八卦兮萬物成,崇德廣業兮天下平。

六藝文言102號習作二:進學歌

船起航兮帆必揚,諸生進學兮杏壇香,心憂天下兮共壺觴。

六藝文言101號習作二:進學歌

商海宕兮浪飆狂,運籌帷幄兮騁疆場,振翮鴻鵠兮越八荒。

習作一:自介文

六藝文言106號習作一:自介文

弟子姓王氏,名春波,遼東人也。幼喜讀書,嘗私翻大人藏書,尋覓故事,初讀四大名著,不甚懂,及十餘歲復讀,稍有解,及長再讀,始以悟曹氏意也。夫讀書貴啟蒙,漸次深入,向使無少時觸摩,何有今日之學文。後職小學教,睹諸童日觀畫本,雜書,遠於蒙學,畏於經史,及至於低俗淺薄,不知禮義,憂常中出,然又無可奈何?恨恨不知其徑。殆及徙省城,謀他職,亦不復念焉。(補出年幹支)中,小女初度,始着意於教育,時宇內私塾興起,讀經時聞,因教子故,讀三百千千,學庸論語,方知國學淵奧,古士君子進學成德之道。遂入京、滬求學,雖激情澎湃,然迷茫漸生。數載以來,書非不讀也,課非不聆也,然雜亂無章,東拼西湊,卒不能條貫綜合,或困知不足,或百說紛呈,復浮躁而莫之定。

今遇先生,給予點撥,始知雅言,古士君子言志載道之本也,接以文舉,是可以沉潛深植,而為用也。弟子駑鈍,蒙先生不棄,願從學,竭餘生焉。

六藝文言105號習作一:自介文

張紅亮,洛陽人。幼以家貧,無聞聖道,故無所學。及長,心慕古聖賢之志節,以此得啟蒙。年及而立,辭職就學。初憂行義未純,懼其無國,而後日讀蒙學、四書不輟,漸入玄境,迄今三四年矣。每念今之時勢,聖學泯沒,五倫不存,胸中歎憤,不勝感慨。愚以為嗣後治世化民,必赖聖人之學。余心傾慕久之,而恐力之不逮也。姿禀雖陋,但有宏志毅力,願今追隨名師,刻苦攻讀,期有所成也。

六藝文言104號習作一:自介文

徐志民,字乾志,廣西桂林人也。嘗夜夢蓮朵數開,遂竊號曰夢蓮道人,非駐觀者也,明志而已矣。先人亦為修道者,以超度亡靈為業。吾自幼好丹青,嘗刻繪觀音一尊,與髮小焚香禮拜,初有敬畏尊奉。及長忽遭車禍,命幾於喪,蓋前世罪障也。後遇一友為余說法,篤信之。引法語自勉曰:“人身難得今已得,中土難生今已生,釋法難聞今得聞,此身不向今生渡,更待何生渡此身。誓出三界外 ,不落五行中。”

嘗習數術,八卦六壬、奇門遁甲、太乙神數、陰陽風水、八字命理,略有所悟。及太極拳劍等。琴棋書畫、太極拳劍稍有所長,然內淺外豐,術不以道,技不以理,且如之何?嘗聞文以載道,不文雖有道,惟典籍所載耳,恶可誠身有道乎?今幸遇明師,願執弟子禮,從焉!

六藝文言103號習作一:自介文

王承光,子謙之,贛人也。少隨父徙居野外,求學備極艱辛。長而以恩蔭入仕。年將不惑,以故不得陟陞,遂灰心志,無意騰進。始讀聖賢之書,研究太極之道。越明年,得一子,乃決意與子共學。以《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為發端,熟讀四書,又閱史籍。丁酉孟春,得遇明師,始習周易。歎中華文脈之源深,久歷滄桑而不覆,數逢劫難而不傾,必將衰敗而復振也。愚身雖鄙陋,願竭力效聖賢,終身學之,雖無成而有終可也。

六藝文言102號習作一:自介文

戚某某,寧波慈溪人也,性溫和寡言,喜讀書,幼習於體制,應試之故,卒無果。後工作謀生,遂荒殆,學無所進矣。有一子亦習體制,常受染於時風,不知勤學,憂而無可奈何。(某年,幹支),蒙祖宗之德,復育一子,遂有塾學意。犬子初入學堂,習孝悌忠信,誦聖賢之書,師言子染,弟子漸有觸動,復有向學意。然年高日久,躁浮不安,恐不能持恒,雖然,馬無鞭策不跑,人無嚴師不進。古之人,一生讀書作文,手不釋卷,墨不離硯。蒲松齡勤學備考,顧亭林孜孜為學,小女子不敏,願稍有效焉。茲先生微網授課,得其便宜,幸甚!弟子某某敬上。

六藝文言101號習作一:自介文

夏某某,字嘉揚,生於錦官,久居羊城。幼敏而好文,聞於鄉里,竊以為喜。夏者,大也,中國之人也,幸承祖姓,未敢辱矣。雖然,溺於世故,久不學矣,雖讀經多年,惶惶不知所之?後送女入塾,始聞母教,遂讀蒙学、涉四書,浸於聖賢之教矣。然諸說紛呈,亂花迷眼,睹古士君子之學,其困與不足如椎心矣。夫斯文淪喪,特雅言絕没之故矣。余雖女子,然胸懷大義、志意剛强,崇文尚雅未一日絕矣,今仕隐先生廣開門庭,有教无類,遂拜于門下,不求治平之才,但求修齊之事,上报祖德、下垂子女,以期詩禮傳家、長守其志也。然生性怠惰,且耽於俗務,期虔心向學,不負日月,望師严督,克己兢剔,有所成焉。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評論